当前位置: 市府门户网站 > 社会 > 故事:男友出车祸死亡警察上门,我才知他已婚还有个8岁的儿子

故事:男友出车祸死亡警察上门,我才知他已婚还有个8岁的儿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22 14:44:24 人气:4964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英宁·英宁

介绍

北方的冬天很暗,黄色的路灯散发着假的温暖。

晚上八点钟,路上的行人很孤独。李悟把自己裹在一件和脚踝一样长的羽绒服里,仍然冷得发抖。

肢解案发生后,李悟开始独自生活在这个奇怪的北方小城市。她在这里没有熟人,更不用说朋友了。今天很少休息,但她躺在床上无事可做。看着窗外有点暗,整个人莫名其妙地难过。

李悟在抽屉里翻找外卖电话,却发现一张名片,那是一家酒吧,营业时间是20点至8点。

走在雪地上,李悟不禁想到吴队长肯定不赞成自己喝醉,但这一夜太长了,不能在人群中度过。

当李悟进来时,常驻歌手正在唱“牧马人之城”。光线下看不清人脸,但坐在第一排的小女孩都是花痴。看来他们应该很帅。

这是一个人第一次来酒吧。一向勇猛的李悟有点胆小。她点了一杯果汁,服务员放下就走了。李悟想问他在哪里喝醉了,但话还没到嘴边,他就咽了下去。

她看着舞台上的歌手等了一会儿。这座城市太陌生了,李悟突然想家了。

“朋友们,我今天在酒吧偶然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客人。这个人对我很重要。她是第一个相信我的人。我想为她唱首歌。我想说,李悟,谢谢你之前发生的一切。”

李悟突然抬头,却发现站在舞台上,对着自己微笑,陶醉了。

有那么一会儿,她的眼睛有点湿。

“我想为她唱《丑八怪》,音乐,起来——”

李悟忍了又忍,这才没冲上去醉人一拳。但是被这个没心没肺的人陶醉了,他唱歌后径直走向李悟的桌子。他一如既往的坏笑挂在嘴边。"姐姐,你今天为什么有空来我的酒吧?"

李悟不得不收回拳头。“我也很无聊。”

这时,一个女孩走过来大声问道:"嘿,你喝醉了吗,一个开酒吧的私家侦探?"

他是个胖女孩,头发凌乱,眼睛充血。她穿着一件厚外套,双手插在口袋里。

陶醉的点点头。

“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"我现在有事要做,明天能回来吗?"

“不,我不能再等了。”

喝醉之前,服务员从旁边走过来,“啊啊啊,你为什么又进来了?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今天不接这个案子了吗?你怎么了?走,走——”她伸手去拉女孩。

“我不去,别碰我!”那个女孩强迫自己从侍者手中挣脱出来。她的脸变红了。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,发现这把刀正折磨着她陶醉的脖子-

服务员惊呆了。这时,李悟飞了起来,踢了踢女孩手中的刀。只有刀子旋转着飞向天空。这时,人群惊呆了,它牢牢地落到了李悟的手里。

她反手握住女孩的手臂,“别动,我是警察!”

女孩大叫一声,“你欺负人——我...我只想找到我的男朋友,我想他!”

他被挠头迷住了,带着女孩和李悟进了酒吧后面的房子,那是专门为接待顾客而设计的。

李悟的表情仍然很严肃。“别哭,你为什么在酒吧里犯罪?”

“这是我第四次去酒吧。每次我发现自己喝醉了,门口的服务员都告诉我他最近很忙,不接箱子。今天晚上,我想,不要犹豫,用一切手段,也要让他帮我。我没疯。真的很紧急。我男朋友出事了。”

"从头开始"

“我叫米兰,我男朋友的名字叫王淼。他在一家卡通公司工作。他周六告诉我他将在公司加班。然后他消失了。他没有接电话,微信也没有回电。”

“你们吵架了吗?”

女孩摇摇头。

“他最近变了吗?”

女孩仍然摇着头。"我们还同意在新年带他去看我的父母。"

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李悟问道。

"四个月前,我的朋友介绍了我。"

他陶醉于诱惑之中,问道:“在此期间,包括礼物在内,有没有货币兑换?”

“我们的收入不低,支出几乎是aa。年底,他需要一些钱,我把钱转给了他。但那是两周前的事了。”

李悟和陶醉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“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

"警方拒绝立案。"

“为什么?”

"他们说我拿的身份证复印件是假的!"

陶醉是非常严重的,“米兰,如果你对这个人没有基本的了解,根据你刚才提供的信息,我怀疑你的男朋友没有失踪,而是突然离开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对他的了解是基于他的陈述,真相无法核实。他可以编造一个假身份,在骗钱后消失,结束你们的关系。”

女孩的脸色苍白,“不可能,你误会他了,他不是那种人。他对我很好,是一个真正的绅士。”

他陶醉于自己无法说服面前的女孩,“你对他了解多少?”

“他180岁,比我小两岁,他的父母在温州做生意,他是家里唯一的一个。他的父母希望他继承家族企业,但他不想被束缚,只想在这里自由。”

“那么,他是富有的第二代?”

“你一定认为他在骗我?”女孩摇摇头。“我已经工作三年了,现在我是公司财务部的经理。我不是那种能用两根棒棒糖哄走的女孩。我相信我不会错的。他通常举行纸牌宴会,手表和衣服都不便宜,只喝威士忌和冰。人们也非常低调,完全符合我的个性。老实说,在我们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小镇上,很少有男人和我品味相同。”

陶醉打断了女孩的话,“冰镇威士忌?”

“这是在英国学习时养成的习惯。他不喜欢高档鸡尾酒。顺便说一句,他喜欢在你的酒吧里喝酒。”

喝醉了,侍者被叫到,“乔乔,我们酒吧有多少人喝威士忌加冰?”

“我们这里大多数人都喝啤酒。只有三个人喝威士忌加冰。只有一个人点这个。”

“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吗?”

“它很高,穿着很好。”

“去找出他的信息。”他看到李悟震惊的眼神,解释道,“我们只能向18岁以上的成年人出售酒精。来这里买酒的人将通过会员身份注册。”

二十分钟后,女服务员拿来了会员登记表。

米兰睁大了眼睛。她怀疑地看着登记表。“丁瑶?他为什么打电话给丁瑶?!”

他喝醉了,总是有起床晚的习惯。当他睡到大约十点钟的时候,他被一个响着的电话吵醒了。

“一大早给我打电话,好想我吗?”听到李悟的声音,我非常陶醉。

“我找到了丁瑶。”

“哦,非常有效。”

“他死了!”

“死了?”陶醉的坐了起来,这个案子似乎比他预想的要复杂。

“周六,丁瑶出事了。今天,保险公司向刑事警察报案。在他去世前,他投了一大笔个人意外保险,受益人是他的妻子。”

陶醉之前,电话那头传来吴明的声音,“李悟,快去,去现场看看!”

电话挂了。

他喝醉了,跳下床说:“吴明是个老混蛋!”

事故发生在从城市到邻近城市的岔路口。岔路口没有被监控。地势很高,两边都有沟渠,两边都种了树。沟里有一座比路面短的小石桥。最初的浅水表面已经结冰了。

一棵并排的行道树倒了下来,正是在这里,汽车失去了控制,撞上了30米外的石桥。

冰上有许多脚印和汽车痕迹,现场遭到严重破坏。

“交警队的人说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事故车。晚上9点这里很黑。在车里发现了一名男性司机。他头部受重伤,被发现后死亡。

在车里找到死者的钱包后,很容易认出他并通知他的家人。

我以为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,但我不认为我的家人买了巨额保险。直到那时,我才发现行车记录仪中的存储卡不见了。”李悟报道道。

吴明没有说话,直接钻进了车里,他开着车越过撞毁的树木,直奔李悟!

正在拍照的李悟吓了一跳,心想:“吴队长怎么了?”这种感觉很迫切,李悟不顾桥面上的泥土,她爬上了桥的溢洪道,赤手空拳翻上了桥。

吴明的车停在离桥十米远的地方。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。“如果是事故,撞到树上的汽车会很快减速。当它跑下沟渠时,即使它没有碰到刹车,它也会随着摩擦力停在这个位置,不会碰到桥面。而桥面撞得那么深,只是在加速撞的过程中!沟里的水滴会加速,这怎么可能是意外呢?我们必须调查保险的受益人。”

吴明说了很多。李悟根本没有回应。他下了公共汽车,发现李悟不见了。心里有点慌,小徒弟,你去哪里了?

在桥上,李悟伸出头来,手里拿着一个图片夹,在上面挥舞着,“吴队长,这个估计是从车里扔出来的,等等。-王淼?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?”

李悟的手是标志设计计划的初稿。除了精心设计的标志,还有设计理念等等。在标志草图的右下角写着:王淼。

李悟记得在酒吧喝醉了。米兰说丁瑶一直谎报自己的名字是王淼。她想了想,“死者是一名卡通设计师。这是他的同事王淼吗?”

在交警队,他们看到事故车辆时都吓了一跳。这是宝骏310。汽车头部右侧的位置严重受损,几乎变平。

吴明爬进被挤的车里寻找证据。他在副驾驶位置上发现了一根棕色长发。“是女人吗?”

李悟皱起眉头。“汽车右侧的损坏如此严重,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应该受到更大的伤害。然而,根据交警队的记录,当他们到达现场时,车里唯一的人就是死去的丁瑶。”

李悟在后座一寸一寸地看着,“吴队!”她用镊子捡起微小的面包屑。“有人坐在后面吃薯片,”她走到座位底下,“找到了!”这是一个薯片袋。

在提取了两个清晰的指纹后,李悟有些迷惑:“副驾驶的后座上有头发和薯片。这辆车上原本有三个人?”

这时,交警过来说道,“我们在车到达的那天就对它进行了调查。它是租来的。这辆车是低档版本,主要副驾驶没有任何安全气囊。我们进行的速度测量显示当时它正在加速。汽车加超速行驶是自杀!”

“但我做过实验。如果汽车出了事故,它会在掉进沟里的过程中减速。不可能打得这么重。你的交警队应该一眼就能看到。”

“老吴,你不知道,现在的年轻人有多疯狂,你认为他们掉进沟里的时候能慢下来吗?由于全年超速行驶,我们的交通警察部队接到了太多事故。”

"我们的刑事警察想做尸检。"

“这得找家属要,我们已经把尸体还给家属了,这是联系方式。还有租车公司,我会把它们给你。”

在汽车租赁公司,有丁瑶租车的记录。根据记录,他刚刚还了一辆车。根据经销商的说法,他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。

“原来,他们都租了一个纸牌宴会和一辆路虎揽胜。这次他们说他们想去旅行。我们只租了宝骏的这个旅行版本。我们也感到奇怪,但我们做生意时不会问太多客户。”

丁瑶的单位是一家小型设计公司。在办公楼的五楼,丁瑶一直没有工作,但是李悟和吴明找到了设计的主人王淼。

王淼和丁瑶是一个小组的同事。王淼非常胖。他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,除了手表,他全身都脏了。

组长丁瑶对此并不满意。王淼说,“他甚至抄袭了我的计划,骗了我一整天。我没那么说是因为他已经死了。我敢在他活着的时候说出来。”

“星期六你在做什么?”

"为了改变计划,我加班加点。"

“你不是已经出去一整天了吗?”

“是的,换车后已经六点多了。我只是收拾好东西回家了。”

李悟问,“你午餐吃了什么?”

"我是公司里唯一吃方便面的人。"

王淼和丁瑶意见相左。这在公司里不是秘密。许多人都知道。然而,没有人知道丁瑶的私生活。办公室里的每个人听到他结婚都很震惊。

没有更有价值的信息了。回到车上,李悟忍不住说,“王淼没有不在场证明,有杀人动机。”

"当我们回去比较指纹和他的指纹时,现在让我们找到一个重要的人物."

照片中,丁瑶的妻子孙大力28岁,失业,是个好妻子。电话打来时,人们也很随和,他们在家里见面。

孙大力打开门,有些拘谨地让两个人进了房间。“我们的水龙头坏了,还在滴水。陶师傅正在给我换水龙头。请进来,两个警察。”

吴明环顾四周,房子不大,简单两室一厅,也就60平方米左右,但是很干净,客厅里摆着两盆吊兰花,沙发上有一个男人羽绒服。

武明顺用他的声音看着厨房,突然他睁大了眼睛。他陶醉于那个袖子满头大汗的男孩转动水龙头。

“你小子为什么在这里?!”吴明心中的小火苗蹿了起来。

他陶醉了,向吴队挥手。“吴警官来了。我在买菜的时候遇见了大李杰。她说水龙头一直在滴水。我会帮她扭转它。”

孙大力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。“你呢...彼此认识吗?”

盲目地擦去额头上的汗水,“姐姐,和我一样,我也是死者的家人。如果你将来有这样的工作,请打电话给我。我先走。”

他喝醉了,拿起衣服,趁吴明离开时不注意。他紧握右手,食指向李悟弯曲,做了个手势。他转身离开了。

“丁瑶什么时候出去的?”

孙大力摇摇头。“我说不出确切的时间。然后警察打电话给我,让我辨认尸体。直到那时,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“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?”吴明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是的,他经常十天半月不回家。我不知道他是一两周前出去的。”

“星期六你在做什么?”

“那天早上超市正在从事活动。我带我的孩子去超市。饭后,邻居们让我去她家教她缝纫。就在她家,我接到一个电话,说丁瑶出事了。我把孩子留给她,然后出去了。嗯,多亏了她的帮助,没有我自己我怎么能处理这么大的事情呢?”

“尸体在哪里?”

“还在殡仪馆。”

"我们想解剖尸体并调查他的死因。"

"有必要剖析一起交通事故吗?"

吴明补充道,“如果你不调查清楚,保险索赔就会有问题。”

“但老丁投保的是意外事故和人身保险,而不是汽车保险。有必要调查他是否已经死了吗?”

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,很有学问。

吴明看着她。"我们必须排除死者自杀的可能性。"

"他不会自杀。"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假装是富有的第二代人,而且有许多女孩愿意在他身上花钱。他整天在外面鬼混,一个月不能回家几次。这些人会自杀吗?”

"那个愿意在他身上花钱的女孩是谁?"

“来回几次,他从国外回来,现在这个女人很相信这一点,以为他抓到了血脉。有时他会回来向我炫耀,谁给他买了衣服,谁给他转了钱。只是最近这个很神秘,不会对我说什么。但是我想这个女人很有钱。他换了所有的衣服,甚至告诉我他想买车。”

“你不在乎他是不是在外面鬼混?”

孙大力一脸难过,“我怎么管?孩子需要哪些学费、额外的课程、食物和衣服?我说完后,他就和我离婚了。孩子们呢?跟我来,你会很穷,在街上游荡。”

“这孩子多大了?”

“8岁时,我们从一个村庄来工作。我跟踪了他20年。那时,我什么都不知道,很困惑。他生来就不能注册并获得证书。我一直在家照顾我的孩子。起初,他准时下班回家给我做饭。渐渐地,他没有做饭也没有回家。他每个月给我一些钱,有时800,有时500,来对付我和我的儿子。”

"那你怎么会有钱买保险?"

“他提起这件事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两个月前,我不得不购买保险,受益人写信给我。”孙大力苦涩地说,“也许我知道我要死了。我对他的死一点也不难过。”但是她的眼睛像无法控制的泪水一样流泪。“真的,我只是爱我的孩子。早年,我没有父亲。”

说到最后,孙大力还是哽咽了。

晚上九点钟,一个熟人来到了酒吧。

陶醉地坐在酒吧里,“哟,李悟,读我的暗示。”

李悟笑了笑,“你的手势是九点,我猜让我九点来酒吧找你。我问你,你是怎么到孙大力家的?我们吴队生气了很久,说下次再见到你,绝对要把你当成嫌疑犯带回去,”

李悟喝醉了,被邀请到接待室。他对吴明不屑一顾。“吴悠小组一定已经调查了现场,发现了事故发生后孙大力的房子。他还想解剖丁瑶的尸体?”

李悟点点头。“是的,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吴明,一个傻瓜,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。我问你,是什么导致了你对这个案子的调查?”

“是的——”

李悟仍在思考,陶醉其中,率先说道:“这是一笔巨大的保险。保险的受益人是孙大力。所以这个案子开始的关键是孙大力。我去保险公司了解孙大力,然后去找她。

“孙大丽这个人,怀孕了不知道打胎,孩子是

版权所有 ebaseballpr.com市府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-2020